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徐文化网

 找回密码
 入驻
查看: 15854|回复: 23

中山武宁王徐达家世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9-12 22: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徐长金 于 2012-9-12 23:26 编辑

      提起明开国元勋中山王徐达,也许谁都知道,可是关于徐达家世,至今还没有一个人敢证实谁是谁非。徐达到底何许人?祖籍何处?系出徐孺子之后韬公?谁也不能最后确定,也没有一个权威的论断和确实的证据。
      今查看乐平《南州徐氏宗谱》,据乐平近百个徐氏村宗谱世系表和谱序推断-----徐达系出徐孺子40世孙韬公之后,属韬公十六世裔孙、徐孺子56世孙。乐平镇桥镇前溪村、镇桥镇镇桥徐家、魁堡徐家、众埠镇徐氏、双田镇徐氏、礼林镇和乐平市区的近百个徐氏村庄宗谱都明确记载徐达家世还附有朱元璋题中山武宁王徐达神道碑碑文。据神道碑碑文载----中山武宁王徐达、南昌府丰城县角陂人,凤阳籍,农业。元末朱元璋兴兵灭元,御驾亲迎徐达为征虏大元帅。
      乐平徐氏-----十有八九是石砚山分支,包括鄱阳、万年、浮梁、景德镇、婺源、德兴等周边县市也有相当一部分徐氏村出自砚山。石砚山一世祖进、二世祖俊,三世中兴之祖宗部公仕宋承事郎,韬公五世孙,和徐达直系先祖同出一门,乃兄弟辈,然乐平石砚徐氏支分派家谱并没有详细叙述其他支派,而是注重记载徐达,这也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议题。当然,也必须要解开石砚山徐氏祖居地的神秘面纱。
       乐平石砚山徐氏-----宋代和明代,达官显贵层出不穷,一直和皇家有密切关联,也算是江右徐氏的名门望族。
       乐平徐氏能够和徐达家世源流紧密联系在一起,从侧面也反映出徐达先祖的确和乐平砚山徐氏很亲近,也和丰城角陂有着莫大的关联。
     元末明初,朱元璋兴兵灭元,和陈友谅展开鄱阳湖大战,初始,朱元璋兵败,退守乐平,隐匿在乐平多时,一直等到徐达率军打败陈友谅兵临乐平,朱元璋才脱险,【至今乐平龙亭村保存有朱元璋圣旨敕建龙亭为证,龙亭的修建,,是朱元璋在龙亭村避难的确凿证据】。也就是说,徐达曾经率军抵达乐平。
      据《明史》、《乐平县志》等史料记载,朱元璋外甥高阳君侯许瑗、朱元璋孙女婿历城侯盛庸、曾孙女婿盛震、义子黔宁王【世代镇守云贵】沐英【原名李英,朱元璋赐姓沐】都是乐平人,从这些看来,朱元璋和乐平的确结下不解之缘。不仅朱元璋和乐平结下不解之缘,就是明成祖朱棣以及朱棣的后代也和乐平徐氏结下不解之缘。
       环看当今乐平石砚山徐氏村庄,已经改名成为上徐、下徐村,而上徐下徐对面却住着朱氏,村名为石砚山下朱家,考证石砚山下朱家宗谱,乃朱元璋后代燕王朱棣的子孙,明中期迁来乐平石砚山和徐氏同居,还美其名曰“朱徐一家”,为何朱元璋皇族朱姓和徐姓一家呢?这个当然要牵连到徐达,燕王明成祖朱棣,皇后徐氏,徐达之女。明成祖之后代迁居到石砚山和徐氏同居,也就是说是徐氏的外甥身份。如果朱姓迁石砚山没有皇族支持,砚山徐氏也断然不会割让土地划分给姓朱的。要知道,明代乐平徐氏也是人才辈出、达官显贵不绝的时代,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永乐大典》编修副总裁徐旭,其次就是知府徐爌。
     明中期,皇族朱姓迁乐平石砚山,距离徐达不过百年,如果石砚山徐氏和徐达先祖不是同一个祖先,皇族朱姓是断然不会和砚山徐氏说【朱徐一家】这句话,而且朱徐一家至今还是在延续。如;我家乡甘棠也有朱姓,古来也是说朱徐一家。我村也是石砚山分支,家谱和石砚山完全相同,都有徐达的家族世系和明代关于徐达的文章记述。
      如此推测,皇族朱姓迁石砚山,正因为看到《砚山徐氏宗谱》之中记述的世系表和中山王徐达家世一样,官府才会重视《砚山徐氏宗谱》的重修工作,有了官方参与编修,当然编修出来的世系表一定会和徐达的家世吻合。要知道,在明朝,胡乱捏造中山武宁王徐达家世那一定会获罪,由此推断,徐达和砚山徐氏一定属亲族同祖关系。从《砚山徐氏宗谱》发现,明代参与编修《砚山徐氏宗谱》的主要官员有饶州牧中顺大夫汝南周易、周希文,如果没有皇族支持,官方是不可能协助砚山徐氏重修宗谱的。
     既然徐达祖先和石砚山徐氏有密切的兄弟关系,由此推断,徐达祖籍丰城角陂无疑。乐平石砚山徐氏开基是唐末宋初,到崇宁、绍兴年间,就涌出官员数十人,最出名的当属两次招为驸马的文进士、武状元徐衡和广东转运使徐庚了,追述徐衡、徐庚和韬公的相距年代也不过一百年,就算当时没有家谱,也断然不会忘记自己的祖先韬公,更不会忘记韬公是徐孺子的后裔,更何况从砚山一世进公开始到徐衡,一直延续到清代,世代都是书香门第官宦之家。石砚山徐氏有这样的家世,是绝不会胡乱挂靠在某一位名公名下的。
      综合上述,《中华徐氏通谱》把徐韬和徐孺子分开,把韬公写成不是徐孺子的后裔是一个失误,也是一个错误。在没有详细查考江西各地宗谱的同时,就妄下定论是毫无根据的。
       乐平《南州徐氏宗谱》载,徐安贞,徐孺子三十四世孙,自南昌土坊沙村迁居丰城富城乡上居角陂喜源坑坑口石闼里,遗址尚存汉高士徐孺子三十四世孙相唐一品昭进爵齐国公之陵墓。葬上居屋后。夫人欧阳氏封一品夫人葬坪上魏家园月岗角。
      《全球徐氏》徐反保文章《徐达是徐孺子40世孙》,这里面是错误的,据乐平徐氏宗谱和丰城徐氏宗谱载,韬公乃徐孺子40世裔孙,而徐达又是韬公16世孙,逆推则徐达是徐孺子56世孙。从时间间隔来看,徐孺子出生公元97年,卒于公元171年,而徐达则卒于洪武19年二月,年54岁,推之徐达则生于公元1316年,时间间隔1200年,约21.5年一世,这个也符合古代结婚生育的年龄段。古代男子早则16至17岁结婚生子,晚也就20左右生子,和现在结婚生育是截然不同的。
       以上也属于结合家谱推断,乐平徐氏宗谱详细记录徐达家族世系和文章记述,是研究中山王徐达必不可少的资料。明代徐达子孙和皇族都一直把徐达祖籍地确定在丰城角陂,这必须也要徐达自己认可,徐达认可了,他的世袭子孙中山王也必会延续下去。而当今却把徐达家世翻来覆去研究,谁也不敢下定论,未免有些遗憾。
       乐平砚山徐氏和徐达同出一脉?是明朝朱皇帝家族和徐达的姻亲关系导致乐平砚山”朱徐一家“?还有待于继续探讨和发掘真实资料。
      某些人也会提出质疑,说在图书馆和档案馆找不到官方记录徐孺子后裔去向的资料。我门何不从侧面考虑,唐末宋初天下大乱,宋朝更是乱的不像样,元朝也是战争不断,每次天下大乱之际,乱兵都是焚毁州府,使得很多历史档案化为灰烬。到明代,《永乐大典》,完全是从民间搜集的历史资料;清代文字狱,也焚毁大量书籍,后来修复《四库全书》都是民间资料搜集整理而来。
     到当代,文革也造成很多珍贵历史资料消失殆尽,在历经千年战火洗礼下,所有档案馆、图书馆的资料无不取之于民间,所以,图书馆档案馆资料也必然有欠缺。在查不到相关资料同时,我们只能凑集所有徐氏家谱来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
      徐庶、徐茂公、徐达等徐门众多军师帅才、文武百官,他们的家世和历史,我们无从观察考之处,只能通过家谱和墓志铭文、碑文等资料来弥补不足之处,要做到各位名公各归主位明确世系,看来也不是一件易事啊!
      

透过礼林镇住车村徐氏宗谱,我惊奇地发现,住车村族谱和我村甘棠一模一样,最后看徐氏宗谱序,竟然有一段记载,乾隆年间参考甘棠村徐氏宗谱编修。住车村徐氏宋末元初从丰城角陂迁乐平,和我族同一支系,当然也会把徐达在家谱里大书特书。环看乐平众多宗谱,却不见徐茂公的记载,按说徐茂公也算最出名的人物,乐平宗谱不载,则确定徐茂公不是和我族同支。要说挂靠,为何不挂靠徐茂公?由此推断徐达出现在乐平徐氏家谱里,必须是同一支派才对,像这样的族谱记述不属于挂靠徐达名下,而是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同根本源之理。

乐平市礼林镇住车村宗谱序

乐平市礼林镇住车村宗谱序

乐平市礼林镇住车村宗谱序

乐平市礼林镇住车村宗谱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9-25 08:25:18 | 显示全部楼层
对徐达的定論别过早,目前参与研究者不少,丰城谱,乐平谱,还有其他谱中都有徐达.谁是"掛靠"?留待研究结論出耒吧!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9-19 18:04: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徐反保 于 2012-9-20 18:28 编辑

                       回复徐长金宗亲的质疑

    我和长金,曾同住一室。我看重这种友情。宗亲不要误认为我们是“同室操戈”。
   我要谢谢长金的下面一段文,很有代表性。
   “《全球徐氏》徐反保文章《徐达是徐孺子40世孙》,这里面是错误的,据乐平徐氏宗谱和丰城徐氏宗谱载,韬公乃徐孺子40世裔孙,而徐达又是韬公16世孙,逆推则徐达是徐孺子56世孙。从时间间隔来看,徐孺子出生公元97年,卒于公元171年,而徐达则卒于洪武19年二月,年54岁,推之徐达则生于公元1316年,时间间隔1200年,约21.5年一世,这个也符合古代结婚生育的年龄段。古代男子早则1617岁结婚生子,晚也就20左右生子,和现在结婚生育是截然不同的。”
     长金的论点是:《徐达是徐孺子40世孙》这里面是错误的。虽然不达意,但我理解是:徐达不是徐孺子40世孙,而是56世孙。
     1 长金的根据是乐平,丰城的谱。根据这些谱,确实如此。这些谱料,四川徐国清,徐鸿章,和我,早就掌握。我们研究家谱,不能囫囵吞枣。长金你提供的“乐平市礼林镇住车村徐氏家谱”,你研究没有?在此谱中,徐韬生于代宗大历丁未年(公元767年),殁于僖宗乾符丁酉年(877年),也就是说,徐韬活了110岁!你相信吗?告诉你,丰城及后迁n次谱,徐韬祖上世系大错。不要对残缺谱料割不断情。用一部连徐韬生殁年代都讲不清的谱为依据,证明徐达不是徐孺子40世孙,而是56世孙,此论据本身有错,怎能证明论点?
      2,关于中国人口繁衍代距规律,每30年左右一代,是普遍规律(普遍规律,是真理)。你不应该用21.5年来抗拒,只能接受。我劝你有时间学学高等数学《概率统计学》,和中国男性生殖有关科普知识,还有《中华谱牒知识问答》(李道生编著),补上这一课,这不难。
      你提出21.5年一代,在一二代个案中,我不否定。56代当中,平均21.5一代,我,徐鸿章,徐国清,还有很多姓氏谱牒研究者,都会否定。你讲古代“晚也就20岁左右生子”。你这是唯心主义。徐韬23岁生长子,35岁生四子。你再查查徐达生全部子女的年纪。21.5年一代不是不攻自破吗。
     不仅是徐氏,孔子后裔繁衍规律也是如此。孔子是公元前551年出生,至今有2563年,孔子的后裔已繁衍至今82代(见《江南都市报》200682013版)。2563/82=31(/)。不是证实30年左右规律吗?
     你是徐韬多少代?做一套数学题,代距是多少?你就会发现,徐韬到徐孺子原来39(丰城谱38代,南州大成谱40)是错的。徐长金到徐韬世数是对的。再问几个为什么?你肯定会长进。
       3,徐长金的观点有代表性,其实很多徐韬后裔都算错了自己是徐孺子多少代。《江西徐氏》p35页就有江西徐氏领导公开声称是徐孺子86世(不用说是徐韬后裔),孔子比徐孺子早648年诞生,他比孔子后裔还要多4代,徐韬后裔繁衍(生殖)力,有怎么厉害?我不相信。我是徐孺子63代,他变戏法比我多23代?
     在南昌,唯有北沥徐村谱有徐韬谱记,那个沙村,仅仅是徐孺子年轻时在梅福宅旁曾经住过的故居(在南昌贤士湖旁),你有空可去考察,看能不能找到徐韬的踪影?
     徐达是徐孺子40世,我是根据朱元璋神道碑,徐韬出生地北沥徐村谱记和丰城徐韬后世谱记得出的结论。你的谱料与丰城差不多,正好是徐国清否定徐韬是徐孺子后裔的“子弹”,我据实为徐韬平反(证明徐韬是徐孺子25世后裔),是为你的先祖平反啊!
     赶快将徐达是徐孺子56世孙观点收回(其实你也算错了。题:徐韬是徐孺子40世,徐达是徐韬16世,请问徐达是徐孺子多少世?这是一个动脑筋急转弯问题,你答是56世,赵本山要判错)别让徐国清看到,到时我可不吭声。因为,我花好大力气,经过与徐鸿章艰难研讨,才为徐韬平了一次反[徐国清承认徐达是徐韬后裔否定是徐孺子后裔,依据就是徐孺子至徐韬代距是(767-97)/39=17(/)错了]。你们不领情,不听同室劝,执迷不悟,我没办法。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9-13 10:46:38 | 显示全部楼层
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9-13 20:59:28 | 显示全部楼层
安贞公确实是南州高士--徐孺子的后裔!明朝天启三年我支的老谱上也是这样记载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9-23 17: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徐华甫 于 2012-9-23 17:36 编辑

反保宗长引证论据言之有理!我支持自秦汉以来至今的2233年来,按自然规律一代人口繁育周期约为25-30年学说(有些宗族因战争、瘟疫等天灾人祸,或某代单传、晚育,男丁生得晚,其周期则更长)。常言道:“不研究百家,难以自成一家”,反保宗长真实身份实为国家退休干部、大学文化人,却低调地常以村夫自居,我们从其在本网点填表皆以“北沥徐村退休”,足可见他不沽名钓誉、不张扬之高尚人品。反保宗长多年来为研究徐氏谱牒,一直认真和执着地和徐氏宗亲中多省、市中的几位德高望重的宗长在国内四处奔走,对比、查考为数众多各地流传下来的徐氏宗谱等各种文献,其精神倍值我们学习!当然,金无赤足,毕竟徐氏家族源远流长,各地正宗徐氏谱牒又大都焚毁失散,现不少以本地域、本宗支为重点流传下来的一些徐氏族谱皆或多或少存在虚传为实,断章取义可能。为此,反保等宗长们为徐氏谱牒的正本清源工作难度极大,我衷心祝愿他们能在各位有实力的宗亲支持、帮助下,一如既往地把此项工作做得更好,最终能编撰出一部得到绝大多数徐氏宗亲认可的“徐氏宗族谱牒大全”之著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9-26 06:46: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徐反保 于 2012-9-26 06:58 编辑

       丰城谱,乐平谱记载徐达都是同一个人,是真实的,谁也没有挂靠。因为丰城,乐平徐氏都是徐韬的后裔。我和徐长金都认同中山王徐达是徐韬---徐孺子后裔。这里仅是“世次”讨论。朱元璋钦定的神道碑就是定认:中山王徐达“南昌府丰城角陂人”。任何人提出新观点,都要从“神道碑”出发。挂靠的不是江西的,他们已经醒悟了。我点明挂靠的xx“徐谱”,就不利于团结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9-26 07:07:38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化研究有争论是正常的,关键是要通过争论后达成一致意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9-29 21:07:03 | 显示全部楼层
反保兄:你好,节日快乐!我所说的"别过早",主要是;一,江苏省巳成立研究所,福建徐新文等也组织了研究,两广有部族谱也有徐达的记载,我县亦有所谓徐达的说法.时隔久远,从研究角度看,稍留一步未尝不可;二,即使是江西的徐达,中国之大,从研人员之多,最终都应该还其夲耒面目,既然有据在握,万变之后,何愁不能归宗;三,学术界的各舒己見,你我都巳司空見贯,历史距今年代巳久,凭藉当年撰写者的"依据",加之当今的人云亦云,大家如果都立即按"丰城谱"所记而就此认定,哪末,徐家的谱牒就有数部待焚了;所以,我現在的覌点是:不参与这一学木的爭议.对不起了.盼勿見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9-30 15:44:16 | 显示全部楼层
理解德让宗亲说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驻

本版积分规则

申请链接|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徐文化网 ( 浙ICP备16032185号 )

GMT+8, 2019-7-19 07:59 , Processed in 0.156956 second(s), 18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