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徐文化网

 找回密码
 入驻
查看: 2195|回复: 0

神奇古良与状元徐元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29 13:5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神奇古良与状元徐元杰
一、神奇的古良
古良是一个具有一千多年历史的有名文化村落,因在乾隆年间被另一寓意突出的名字取代而退出人们的视线,但是,无论古今,徐元杰状元的出名都与它紧密相连,神奇自然少不了它。
神奇古良,在丰溪支流枧溪上游,它的东面,北面分别与广丰的横山镇、少阳乡、枧底乡相毗邻,南面则与广丰岭底乡以大山相连。所谓大山即是国家级森林公园的铜钹山。巍巍铜钹山是武夷山脉东段崛起的一高峰,海拔1536米,武夷山向东北延伸,起伏延绵近百里,嘎然止于古良,变重重叠叠万山峰峦,为低丘隆波,变弯延狭窄的千沟百壑而展十里平畴。发源于铜钹山北麓的古良溪则一路冲泄,过关夺隘,又不失对大山的眷恋,频频回眸,为此在上饶县的东南边疆,画出了一百多个忽左忽右的银碧色S形弯道,平均每公里形成一个完整的阴阳太极图。过古良后,水调西头,入枧溪合丰溪抱信江而去。古良本是徐氏子孙为纪念先祖居住地而对迁入地所取之名,后因徐家的强盛遂成为一村邑之名、一都之名,即上饶五十都。
自从徐氏始祖叔訅公于隋仁寿四年由太末【1】徙居古良,徐氏就在这片土地上开荒垦植。唐僖宗以前,因受黄巢作乱造反,使上饶历史遗存,民间传载,乡间传说尽毁,县志、府志同样几乎空白。不过,自剿平黄巢之后的家谱与县志都道出了一个文化底蕴丰厚的古良。首先《江表志》里边有一段这样的话:"太子少傅徐邈、太子太保文安郡公徐游别置一院于后,谓之澄心堂,以皇侄元禹、元机、元榆、元枢为员外郎及秘书郎,皆在其内,出入内庭,密画中旨多出其间"。其间的元禹就是古良人。家谱载:元禹官左金吾,兄弟排行老五。左金吾据唐代职官表载官居三品。而作老大的元高,官承务郎。经过几代人的繁衍,徐家很快就成了人丁兴旺的大家族,特别是,四百多年后的天圣九年(公元1031年),人口合爨达七百八十八口,四十年无丧事,创造了一项家族合爨奇迹。
从元高、元禹这一代开始,古良的徐家就步入了仕宦的康庄大道。元禹长房远孙衍隆为北宋大作监大夫,从此以后三百多年的宋朝历史中,就再也没有缺少过古良籍的进士,举人抑或官员。上饶县志所载古代人物中的宋朝十三位徐氏进士中,就有六位是古良人,那就是徐时孚、徐珦、徐竦、徐安国、徐元杰、徐宗仁;七位辟荐中二位是古良人,徐直方与徐直谅;加上上饶县志遗漏的三位进士徐若稽、徐奕、徐审贤,古良进士达十多位,排名一长串。也许是古良的进士太多而忽视了举人,据民间传说,族人办重大喜事,最多时曾在一院墙凉晒十八顶官帽,为官之多,盛极一时,此景至今传为佳话。
在上饶民间有句古话,叫富不过三代。而古良自从黄巢作乱造反,元高公因率兄弟、族人及乡民抗击匪乱有功而受官禄之后,四百多年间科举不断,这本身就是神奇的风水宝地催发结果,甚至有谶语在前:归山马,马到山前,子孙苦怜。意思是说当人们面南而向时,右边屏风山象是一匹归山之马,马朝深山走,越走路越窄,前方是武夷大山脉,以至水尽路穷,无路可行,暗示后世子孙生活艰难。
马屁股就是现在一直呼叫的“马了山” 处。马屁股的后边还紧挨着一座山,叫棺材山,是整座马山风水的终结点。所谓谶语是今后会变现的高人预言。古良的神奇不能说百分百印证了高人谶语的预言,但致少可以说谶语让人琢磨不透,让人遐想。
当年古良的人若要去上饶或出古良村庄,一定要从马了山的五保岭或溪西走枧底畈而洋口镇再到上饶。马头这面的桐子湾,旗山前面的裴坞则原始森林一片,根本没有人行的路。新田到花厅镇的马路始建于公元1934年,当时才开凿了一条公路雏形,到1958年才垫上碎石方可通车。洋塘到裴坞,再到田墩的公路修的更晚。所以尤其说是风水师的高见,不如说这是老天冥冥之中的安排。古良徐氏家族就印证了这样一个由盛转衰,由强转弱,最终停滞不前的这一过程。从元禹为左金吾,元高为承务郎,元良为南唐礼部尚书,名噪一时;辉公是南唐进士。也就是从唐末开始,一直到宋皇朝结束,古良在这几百年的历史当中先后孕育出了进士十多人,承务郎一人,翰林院学士(审贤)一人,左金吾一人,大作监大夫(徐衍隆)一人,礼部尚书(徐元良 徐宗仁)两人,工部侍郎(徐元杰)一人,平均几十年就有一位权重身贵的徐氏要员诞生【2】。众多的名人贤士出现,使古良挤身古代郡望村邑之列,这正好印证了王侯将相,一路挥旗向前的一面。最后的一副棺材山印证在了上饶县的唯一状元,也是江西省整个徐氏从古至今唯一状元徐元杰身上。好端端的在朝为官,暴病而亡,为此皇帝下旨彻查,居然无果而终,风水师说那是棺材山聚晦的结果。为此留下神话般的故事——奸臣使毒与无尽遗憾。
弹指一挥间,马到山前无路,旗到山脚难行,事实也正如此,宋朝结束,元朝当政,那些古良徐氏家族成员在宋为官的人士,当时不愿降元,只有四散隐姓埋名,这一散播,古良徐氏从此颓败一蹶不振。时至今天,过去了七百年。这七百年古良徐氏家族完完全全在沉睡当中渡过。在后來的漫长科举时代连个秀才都没有诞生过,别说是举人进士了,即便是能工巧匠,名流商贾皆没有诞生过,不仅如此,居住生活在古良的其他姓氏,也没有听说有谁风光,有谁荣耀过。就此能不说是马到大山路穷,子孙可怜的地步?
古良因徐氏的兴旺而名扬郡里;因科甲不断而神奇乡邑,更因为徐元杰高中状元,而后更名花厅。
“徐元杰,字仁伯,信州上饶人。幼颖悟,诵书日数千言,每冥思精索。闻陈文蔚讲书铅山,实朱熹门人,往师之。后师事真德秀。绍定五年,进士及第。签书镇东军节判官厅公事”。《宋史》列传第一百八十三章中对徐元杰这样描述。
可是,一千多年过去,有多少关于徐元杰的真实传说变成了讹传!我是个非常叫真,尊重历史的人,不想让真实的故事继续讹传,于是才有了今天这篇文章的推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入驻

本版积分规则

申请链接|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徐文化网 ( 浙ICP备16032185号 )

GMT+8, 2019-4-25 05:48 , Processed in 0.107343 second(s), 14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