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徐文化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908|回复: 0

请勿谤徐王,江西靖安大墓与徐王无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4 15:42: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06年12月,江西省靖安县发现一座东周时期大型古墓葬。里面隐藏47具神秘棺材,北京大学教授李伯谦:靖安这个墓葬,它很可能就是一个下一级的为更高的人来陪葬。专家推断,靖安大墓是一个陪葬墓,墓中埋葬的人死于陪葬。与以前的猜测不同的是,四十六位年轻的女子不是给大墓主棺中的人陪葬,而是她们四十七人全体为附近一个更大的墓葬陪葬,而这个人墓葬的主人或许就是末代徐王章禹。更有的专家推测为人们展现了两千五百年前东周时期的一个片段:在靖安风光秀丽的山水间,生活着一群美丽的姑娘,她们身材窈窕而又心灵手巧,能够编织出世上最为华丽繁复的织锦。每当浣沙的时候,是她们最为快乐的时光。或许在她们当中,有的无忧无虑,有的在思念远方征战的亲人。这些年轻的姑娘掌握了十分高超的纺织技术,每天在一个专门为徐王服务的作坊里辛勤地劳作,这是她们生活的主要来源。而管理她们的是一个小官吏,他或许是一个认真而严厉的人,因为他想要通过这些美丽的织锦得到徐王的赏识。可以想见,徐王是一个残酷和冷漠的人,即使偏安在靖安一隅,他仍旧喜爱美色,同时他还偏爱华美的服饰。他众多的嫔妃们也用各种漂亮的服装来争得他的宠爱,而这些华美的服饰就出之年轻姑娘们的手中。然而,不久之后,大病中的徐王憔悴如斯,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即将油枯灯灭了,但是他依旧露出凶残。他命人叫来一个将军,给他下了一道指令,而这个指令让跟随他多年的将军也吃了一惊。不久之后,徐王便一命呜呼。这天晚上,在姑娘们居住的地方升起了一堆篝火,小官吏为她们准备了甜美的瓜果。这些天真无邪的姑娘们不可能知道,这是她们最后的晚餐,因为徐王让将军带来一个指令,他让在场所有的人为他殉葬,泯灭人性的徐王要把生前享用华美的服饰带到阴间,让这些心灵手巧的姑娘们在那里继续为他服务。这时的小官吏或许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命运并不比姑娘们的更好,为徐王殉葬而死是自己生命的结局,但他还是忠实地执行了徐王的指令。就在小官吏监督姑娘们吃有毒瓜果的时候,将军偷偷地溜走了,他不想就这样地死去,而他很有可能就是靖安大墓中那个空棺里的主人。小官吏万万没有想到,多少年来,自己恭恭敬敬地为徐王服务,不敢有任何地懈怠,却落了个如此下场。在悲愤中他吃下了有毒的瓜果,接受了命运的安排。这也许就是在靖安大墓中所发生的一切。帝王的残酷和无情如同一把利剑,将花样年华中的姑娘斩杀在黑暗之中。随后,年轻姑娘们凄婉的故事以及她们悲剧的命运,被永远地埋在了靖安大墓之中。当重新发掘开来时,才有了两千多年后人们的震撼。
      我说,这是对徐王最大的诽谤,徐国是仁义之国,周初穆王时,徐国最强大的偃王,面对周楚强敌,弃国救民,宁肯失掉性命和封国,也不愿徐国百姓遭受池鱼之殃,史所罕见,徐君治国仁术,颇为管仲所称道,仁义之国,仁义之君,实为当时楷模,怎么可能以这么多花季少女殉葬?

下面就以实据来说话,推断为徐墓证据不足。

1、出土物与徐文化无直接关联。

       专家从考古学层面分析,李洲坳墓葬出土文物与江西贵溪崖墓出土的同类器物基本一致;与湖南地区越人墓葬的随葬品组合也相似,反映了南方越人集团所具有的特殊文化现象;同时,从墓葬结构,漆器文物的某些特点分析,又具有某些早期楚文化的因素。因此,李洲坳东周墓葬所代表的是一支具有深厚越文化因素,又受到某些楚文化风格影响的新型青铜文化。它也反映了在春秋时期,在赣西北地区可能还存在过一支具有高度青铜文明成果的大型**集团。依据墓内出土的年代特征鲜明的原始青瓷器、越式青铜鼎,经过与江西及周边地区出土的春秋战国时期的同类器物相互比较,初步推断,李洲坳墓葬的年代当在春秋中晚期,年代距今约2500年。

2、   地理位置不对

    徐国最后国都在今江苏泗洪县沿洪泽湖半城一带,距江西靖安距离一千六百里以上,路途遥远,难以到达。

3、   域境不符

       春秋时(徐国灭亡时)靖安隶属吴国。战国时周元王三年(公元前473年),越灭吴,靖安地又属越。周显王三十五年(公元前334年),楚并越,靖安地又属楚。南唐升元元年(937年)始立靖安县。而徐国域境在今苏北鲁南及皖东北。

4、   与史载不符

       左传昭公三十年(公元前512年)记载:冬十二月己卯,吴灭徐。徐国亡,国君章禹夫妻被吴王阖闾释放,仅由几个近身小臣陪伴,逃至楚国,由吴安置到楚国东北边陲今安徽亳州附近一个曾经叫做城父的地方。并未被俘押吴国。有些人认为是徐国另一国王,同样也不成立,徐国君不可能葬到吴国去。

       刘向《新序·节士第七》记载:延陵季子出使北方(在公元前544年),路过徐国,因为徐君喜欢他的宝剑,但未明说,由于有出使任务,离不开宝剑防身,但内心已将宝剑赠徐君,出使回来后,徐君已死,于是将千金宝剑赠嗣君。嗣君徐王曰:「先君无命,孤不敢受剑。」于是季子以剑带徐君墓而去。说明末代徐君依然是一位不贪财宝的谦谦君子。

        那么,为什么有些专家推断为徐王墓呢?他们所谓的证据是早在1979年4月,靖安水口李家村出土3件徐国青铜器:盥盘、炉盘和炭铲。盥盘内底部有12字铭文:“徐王义楚,择其吉金,自做盥盘”。徐王义楚,《左传》有载,即鲁昭公六年(公元前536年,距徐亡国仅24年)“徐仪楚聘于楚”(徐仪楚按时间推断上来计算,可能性最大的是章禹之父)。并且1979年带徐王铭文的青铜器出土地点,距离2006年12月发现的大型古墓葬,两处相距只有500米。1979年发现和2006年发现两者之间,由此产生了关联。可是专家们忘了左传上的记载:己卯,灭徐。徐子章禹断其发,携其夫人,以逆吴子。吴子唁而送之,使其迩臣从之,遂奔楚。楚沈尹戌帅师救徐,弗及,遂城夷,使徐子处之。徐君章禹几乎是空身被释放。宗庙器皿财产,一无所取,笨重的青铜器等,难道还能带走?徐国财富,自然尽归吴国。这样一来,靖安地属吴国,而徐国青铜器已归吴国,其他出土物又都带有吴越特征。那么,很自然地推断,靖安大墓不是与徐国,而是与吴国有关。而这些殉葬者所殉的,应该是一位吴国王族。但苏州到靖安也有一千五百里,显然,不可能是国王自择安葬之处,很有可能是王族将军殁于事,荐以徐国战利品,殉以花季少女,草葬于此。至于是哪一位,史料有限,只能等待进一步的考古发现了。

       另外,东汉赵晔《吴越春秋 阖闾三年》记载:吴王阖闾的女儿滕玉因对父亲有怨气而**,阖闾悲痛异常,在阊门外为女儿大造坟墓,“凿地为池,积土为山”,制作雕刻精美的石椁,并用金鼎、银樽、珠玉待珍宝作为随葬品。到了为女儿送葬那一天,阖闾令人一路舞着白鹤,吸引成千上万的市民跟随观看,到了墓地,阖闾“使男女与鹤俱入门,因塞之”,也就是下令将跟随观看的男女全部赶进地宫,然后塞上墓门。观鹤的无辜百姓就这样被埋进坟墓,成了阖闾之女的殉葬者。如此凶残而又手段相似,是否也可以作为一个佐证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申请链接|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徐文化网 ( 浙ICP备16032185号 )

GMT+8, 2019-2-16 08:50 , Processed in 0.10093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